乡愁藏韵:古格龙女的微笑_文史_中国西藏网

乡愁藏韵:古格龙女的微笑_文史_中国西藏网
那幽暗的殿堂里,你独在一隅,以翩然起舞的姿势,茕茕孑立六百多年。上半身为“s”形女人体,丰腴婀娜;下半身为龙体,回旋扭转如怒放的花朵。你双眼微睁,嘴角曲线轻轻一挑,勾出一抹浅笑,几何温情、几何魅惑。看到那一抹比蒙那丽萨还要美的浅笑,再粗粝的心都会变柔软,再坚固的魂灵都会被摄走……图为龙女  14年前,我第一次去到阿里,2年前,又故地重游一遍,每一次,古格岩画都是我最重要的寻访方针。先来了解一下古格岩画的领域:现存岩画首要存于阿里区域的扎达县,以托林寺、古格王国遗址、东嘎皮央洞窟几处。我用半个多月的时刻,走遍了以上几地。  见到这幅龙女图的时分,我正被困于札达县城,连日的暴雨冲毁了路途,札达成了土林里的孤岛,我成了小小札达城里仅有的游客。停留的优点,就是我一个人旅游了托林寺和古格遗址,偌大的景区、若干的岩画,就我一个人与它们独处!  古格岩画的风格是我十分喜爱的,设色厚重冷静,浓丽不俗,平涂与烘托相结合,线条生动流通,纤细而不弱,布局稳健而赋有改变,图画具有很强的装饰性。体裁十分丰富,除了宗教内容外,还有许多体现现实日子的著作。还有,古格岩画的另一大特征是把人体上升为艺术来进行赏识、把女人作为天女来进行描绘,留下了不少绝妙的人体画像。  这龙女,就是其间代表之一。我见过其他区域许多寺庙里的龙女,没有哪一处有这般美艳、细腻、生动、有张力。这幅龙女岩画在托林寺白殿进门左面的墙壁上。  坐落札达县城西北的托林寺,建于公元996年,是阿里区域最陈旧的释教寺院。它在整个藏传释教史中扮演了承上启下的重要人物。托林寺原有三座大殿和近十座中小殿堂,以及僧舍、经堂、佛塔等修建,现保存较好的只要三大殿和托林塔,内里的岩画精美绝伦,为整个“古格岩画”的重要构成部分。  在白殿里,假如你尽心找,会发现龙女不止这一幅,但均被描绘为饱满婀娜的女人形象,每一幅都极为美艳。白殿的岩画多绘于13-15世纪,而这一时期正是古格画派构成的重要时期。前期古格艺术博采众长,显着遭到克什米尔释教艺术的影响,印度和尼泊尔的艺术风格也有必定程度的浸透。到了公元1300年—1630年间这一阶段,前期广受周边国家影响的艺术风格沉积下来,融会贯通而构成了天衣无缝的“古格款式”。16世纪今后,古格画派走向了光辉期,成为西藏艺术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龙女,亦称为“鲁”或“鲁女”,是一种上身为人、下身为龙的精灵。古格岩画中这种人形龙造型的龙女,大都脸庞娇美,扭动的身姿婀娜妖娆,盘曲而坐,尾部上扬,有的头顶还饰稀有条小龙。相传龙女休息于水中、灶头、古树间,为一切动物的领袖。上图中,龙女青蓝色的身体衬托在赤色的布景中,冷暖相宜,反常美艳动听。其他几幅都以白色或肉色为主调,在繁复的深色环境图中显得很打眼,如下面这两幅。图(左)为宝座下的龙女,图(右)舞蹈的龙女  追溯其源头,在阿里的岩画中曾经有不少龙神崇拜的母题,苯教经典《十万龙经》亦有记载龙母创生万物的神话。所以,有学者将这类人兽结合的龙女形象,看作是苯教母题下古格造像艺术的产品。  17世纪晚期,古格王国消失,只剩下几处残断宫室与抛弃洞窟,还有表面粗陋的托林寺。可是艺术家们留下的许多成果特别的绘画遗作,却对西藏艺术发生深远影响。这一时期的美术所出现的面貌来自于西藏前史上一个特别的时期:公元9世纪中叶,吐蕃王朝末代赞普朗达玛灭佛毁寺,造成了国家的动乱,最终他自己被一位和尚刺杀,吐蕃王朝旋即消亡。朗达玛的一个儿子逃往阿里,与当地贵族联婚,便在阿里占据。后来他将领地一分为三,让他的三个儿子树立了三个王国。其间,古格王国是其次扎西衮的封地。  自从朗达玛灭佛以来,释教在吐蕃遭到了丧命的冲击,一些和尚流亡至悠远的阿里,保存了释教的火种,而且敞开了藏传释教的后弘期。托林寺虽远在西藏边际一隅,却在藏传释教后弘期扮演了重要的人物。11世纪,受阿里区域的控制者绛曲沃和大译师仁钦桑布之请,阿底峡由纳措催成杰瓦、俄列贝希绕、甲尊僧格等五人到印度迎请来到托林寺,驻寺三年,协助校译佛经。后又至卫藏、拉萨等地译经,成为西藏复兴释教的一位重要人物。关于这一段前史的表述,托林寺岩画中有这样一幅小图。图右边戴帽者为主佛阿底峡尊者,阿底峡为古印度和尚、佛学家,声名极盛。左上角站立者是拉喇嘛绛曲沃,左下三人别离为:译师纳措催成杰瓦、俄列贝希绕、甲尊僧格。图为阿底峡说法  古格王国就是在这样的布景下树立的,从公元9世纪中叶直至公元17世纪,鼎盛时期,其控制规模延伸至阿里全境。所以,从艺术风格上,她是吐蕃与象雄的结合体,一起还交融了尼泊尔、印度、克什米尔区域等的艺术特征;从技法上,波斯细密绘风格、希腊裸体造型方法、犍陀罗艺术形体美规律、印度密教神祗造型,古格岩画均有所吸收;从宗教信仰上,她以释教为主,可是却有着苯教、印度教的影响;从文明上,她是吐蕃王朝的连续,吐蕃文明是干流文明,但她身在象雄文明的发源地,所以象雄文显着而易见。最终,古格处于西藏边境区域的阿里,周边各国文明对她也不可避免地进行着滋润。当惊世骇俗的“古格门户”构成今后,它又反过来影响了周边国家以及之后在西藏出现的多种门户的风格构成,乃至影响了西夏沙洲、榆林、张掖、克什米尔等地的石窟岩画艺术。  除了龙女,托林寺岩画中其他女人形象的体现力也十分优异,让我们来赏识一下。图为叶衣佛母  叶衣佛母的辨认标志是其身着以树叶织造的衣裙,左上手持药枝,其他五臂则持不同法器。叶衣佛母在藏传释教中是主管疾病医药的神。三头六臂九眼,上身坦露,身躯出现半蹲立姿势,本件著作之风格能够见到15世纪上半叶江孜风格在古格绘画的运用:包括以赤色,绿色,蓝色为主的色彩;源于尼泊尔的泪滴状头冠方式;肩上潇洒的衣带与衣着上的织绣图画等。一起,布景中以晕染的深浅来出现凌厉的岩石,以及呈卷状拖曳的祥云图饰,则是使用了汉地美学的元素。图为西方三圣  比起龙女来,菩萨的形象则要正经严厉许多。大势至菩萨、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别离按左中右的方位摆放在一起出现的形制,被称为“西方三圣”。中心的阿弥陀佛表无量光亮和寿数、积德行善;观音菩萨代表慈善;大势至菩萨代表喜舍。阿弥陀佛结跏趺坐于七宝莲台。该幅岩画以红蓝色彩为主,浓郁而慎重。尽管两位菩萨也是细腰斜胯“s”形站立,可是垂直的双腿给人以刚直慎重之感。  再来看看尘俗中女子的形象。图为挤奶的女子  关于尘俗日子的写实性记载,是古格时期岩画的一大奉献。日子场景、器物许多出现在托林寺岩画中,图中挤奶女子的神态很专心,牛也安静得恰似在享用。乳汁从女子两肘之间流入她身前的罐子里。人和动物的份额都很精准,在大面积深色的布景上,画家选用了淡色来描绘这个画面,使得这细小的细节十分夺目。牧业一直是阿里区域的首要工业,挤奶、制造奶制品是当地每位藏族妇女都会的家务。在自在创造的区域,岩画创造者很自然地将这日常劳动描绘出来。可是,女子的服饰是印度风格,牛也不是青藏高原特有的牦牛,阐明了其时古格艺术对外域文明的开放性。图为焚香图  此图为画面空地之中的小品,能起到美化的效果。图中最为生动的是持香器者兴起的腮,让观者立时就能感觉到她口中吹出的气流,似乎亦能闻到香托中焚烧的香粉发出出来的气味。这幅著作面积虽小,可是却充满了气愤和动感。她的衣饰,简略可是细节饱满,衣褶的体现配合着焚香女子高抬的手、吹气的动态,传达了相同的韵律。  其实,公认的托林寺最美的女人形象是在聚会殿的十六金刚舞女,那是托林寺的镇寺之宝,可谓西藏岩画艺术的创作。惋惜,我两次前去都未得一睹芳容,惋惜不已。  托林寺以龙女为代表的女人形象,留给我极深的形象,她们一方面传达的是宗教的光亮和崇高,体现方式却又是尘俗的抒情性和诱惑性并存。正经的脸庞,高雅的浅笑,半裸的饱满身躯扭转出性感的曲线,置身于绘满的花草图画中,极尽美丽。当我走进这些画作中,看着看着就迷失了,常常不知她们是人仍是神,那空间是人世仍是天国。(我国西藏网 文/图 陈丹)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